不一样的视角|艺术创作中的“蝴蝶”

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07日 浏览次数:39 次


蝴蝶的美千变万化

即便是在语言、宗教、文化和审美都不同的民族或国家,蝴蝶的美是毋庸置疑的。那绚丽夺目的色泽、稍纵即逝的脆弱与破茧成蝶的勇气都成为了蝴蝶“美”的特质,成为艺术创作灵感的重要源泉。蝴蝶,也成为了不同艺术创作的主题。小编为你盘点不同时代、不同国家、不同形式的,关于蝴蝶的艺术创作。


蝴蝶,爱与绝望的化身

歌剧《蝴蝶夫人》

△由贾科莫·普契尼创作的歌剧《蝴蝶夫人》经久不衰


《蝴蝶夫人》是由意大利著名作曲家贾科莫·普契尼 ( Giacomo Puccini ) 于二十世纪初创作的一部伟大的歌剧,讲述了女主人公“乔乔桑”(日文蝴蝶夫人的发音)与美国海军军官平克尔顿的悲剧爱情故事。蝴蝶夫人的可爱美丽、对爱情的坚贞不渝和绝望赴死的悲剧命运打动了一代代的观众,也成为经典的世界歌剧之一。人物的命运也符合蝴蝶的意象的投射——美、爱情与脆弱。


蝴蝶,生的脆弱与死的绚烂

画作《万花筒》系列作品

△ 达明安·赫斯特,《我成为了死神,世界的毁灭者》局部图


与爱情无关,在英国著名当代艺术家达明安·赫斯特(Damien Hirst)的创作中,蝴蝶更多的展示了关于生与死的探讨。在《我成为了死神,世界的毁灭者》这幅作品中, 成千的蝴蝶尸体组成了绚丽的"万花筒", 又好似古印度的"曼陀罗", 又如基督教堂的彩绘窗。看到作品,你会感叹蝴蝶的生命如此脆弱与易逝,而它的死亡有如色彩斑斓的永恒。


蝴蝶,连接传统与现代的中国符号

时装艺术装置作品《蝴蝶夫人》

△ 吕越,《蝴蝶夫人》,棉布、亚克力,2016

△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时装设计学科创建人、硕士研究生导师、时尚·北京专家顾问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时装艺术国际同盟副主席吕越


对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时装设计学科创建人、时尚·北京专家顾问吕越来说,令人动容的蝴蝶的美并非来自它本身的绚丽与脆弱。在一次关于蓝印花布的考察中,她发现了藏在蓝印花布中蝴蝶的“美”。

蓝印花布中蝴蝶纹样的美带着传统手工的朴实、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吉祥美好寓意和百姓的喜闻乐见。借蝴蝶元素,吕越表达了对匠人智慧之造物的敬意,同时以艺术和设计的力量重新解读传统蓝印花布的文化。

△ 吕越,《蝴蝶夫人》作品局部图


作品使用了印有蝴蝶元素的南通蓝印花布。细看作品可以发现蓝印花布与布料刻成的蝴蝶的结合,蓬裙的弧形如鸟笼一般,礼服裙与围裙的趣味拼接。

淑女与厨娘、自由与禁锢、中国土布与西式裙撑、手工印染与激光雕刻、平面与立体、阿庆嫂与网红、过去与现在,那些看似不相干的东西似乎又显现了相互支撑的和谐。

吕越老师说:“对立关系的和谐统一,虚与实,阴与阳,就像暗物质一样一直和我们看得到的明物质和谐存在着。” 矛与盾共存,正是作者要表达的内容。

吕越老师以传统蓝印花布中蝴蝶元素为灵感,用艺术与设计的力量制作出了《蝴蝶夫人》这一有深意的时装艺术装置作品。


蝴蝶,象征自由与转变的力量

时装艺术装置作品《比翼》

△ 吕越,《比翼》,金属印花丝绸,尺寸:190X85cm,170X85cm,2017


在这件作品中,由金属印花丝绸制成的两件丝袍犹如灵动的蝴蝶翅膀,往上延伸的蝴蝶给人以灵动、自由与上升之感。

吕越老师如此解释其创作理念,《比翼》——既合既离,合是向心的力量,离是自由的力量,蝶变是转化的力量。


△ 吕越,《比翼》作品局部图


经过提炼和设计,作品中的衣袍是象征着文化的传承和融合的意象丝袍。以衣袍为载体,通过装置,吕越老师展示了个人的创作理念,也展示了传统文化在当代语境下的多种可能性。

想现场观看吕越老师的时装艺术装置作品,不要错过12月27-31日的时尚·北京暨2017北京国际时尚生活博览会



届时,在以“智造时尚, 乐享生活”为主题的 2017北京国际时尚生活博览会上,由吕越老师担任策展人的“丝绸故事-2017时装艺术国际展” 将会展出来自两岸三地以及德国、奥地利、美国、法国、墨西哥、韩国等国家的优秀艺术家的百余件时装艺术作品,敬请期待!


-END-

图片来源于时尚·北京与网络

关于“时尚·北京”

恒天集团提出 “一体两翼” 发展战略,将文化作为重要一翼。恒天文化产业投资集团(恒天文投)作为恒天文化战略落地的载体,积极在全国谋篇布局,打造文化旅游精品项目和文化运营项目。

“时尚·北京”作为恒天文投专门打造的IP品牌,关注时尚生活元素,展示时尚生活方式,分享时尚消费优品,扶持文创项目,为中国品牌提供多样国际舞台。